平遥矿难15死9伤:穿越到10年后 你在海南省可能找不到加油站

发布时间:2019年11月22日 18:20 编辑:丁琼
即将收笔的时候,突然想起,还是在1999年左右,我曾有一篇题为《对网络媒体的一点探讨》的论文,发表在人民大学主办的《国际新闻界》上。由于当时年轻气盛,或多或少对网络这一新生媒体发了一些“不敬之语”。也许正是为了惩罚我的这种轻视,才会让我于而立之年,干上网络新闻这一行当,同时还担负起了一个使命——让军营网络新闻赢得人们的敬重。然而,这真的是一个惩罚,还是支撑起我人生梦想的一个支点?医生用嘴吸尿救人

担任全军政工网《部队新闻》栏目编辑后,我的工作明显地变成了两大块,一是每天到总政政工网上审稿,履行编辑职责,二是更加有深度地深入基层,采写更多、更好、更有代表性说服力的新闻线索。新的工作岗位给了我更大的舞台,也让我感到从未有过的危机感。《部队新闻》栏目每天接到来自全军部队官兵的大量新闻稿件,对这些稿件进行逐一审阅,分类处理是一项烦琐而又容不得出半点差错的工作。面对挑战,我没有退缩,一方面虚心向任职时间较长的远程编辑同志讨教业务知识,一方面仔细对每一份稿件进行审阅,并主动与一些因故未能发表的作品作者取得联系,就稿件细节进行交流。担任网络远程编辑,是辛苦的,也是甜蜜的。白天忙着各种检查、会议保障和下哨所采访等工作,晚上,还要加班整理图片,写新闻。有时,为了一篇稿件,加班到深夜三点,躺在床上和衣而眠,第二天一大早,还得起床编辑稿件。网上当编辑要审稿,网下是报道员要写稿,我的时间更加紧张了。一次,我发布了一篇军事稿件,由于对相关内容了解不多,将文章中的一幅新装备训练的图片一并发了出来。没过多久,全军政工网胡干事打来电话,展示新装备全貌的相片容易导致泄密问题,下次一定注意。随后,他又教我如何避免、修改泄密稿件;如何将一篇存在一定问题稿件修改成好稿件等方面的编辑技巧。“作为政工网的一名编辑记者,运用网络的力量为基层官兵带来最大效益,就是给我的网络新闻的最大效益。”作为编辑,不仅要编好稿,更要抽出时间写一些精品文章,给网友做榜样,激发网友参与热情。长沙小区塑胶湖

“部队新闻”栏目,这个栏目“发布权威信息,报道部队火热生活”。每天从全军各部队的自然来稿中编发原创新闻,一些重要新闻还“出口”到人民网、新华网等地方网站的军事栏目,扩大了军事新闻的社会影响。2009年,我们还举办了全军首届“军旅网络好新闻”评选,评选结束后,获奖作品将编印成书,发至全军团以上单位。这次评选是我军军事新闻史上的一个创举,受到了全军部队各级政治机关和广大官兵的高度关注,目前已收到参评稿件5000余篇。皎月女神重做

作为首位当选全总兼职副主席的农民工代表,巨晓林在忙什么?顶着全总副主席、全国人大代表等诸多头衔,他是如何履职的?对此,本网记者专访了巨晓林。叙利亚成国足梦魇

责任编辑:丁琼

热图点击